广州市诺码防伪科技有限公司

  热 线:182-4499-8991

  电 话:020-62817821

  传 真:020-62817838

  邮 箱:gznuoma315@126.com

  业务咨询:1205433845

  技术支持:1205433845

  售后服务:1205433845

  公司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黄村路口福元中路5号晨晖商务中心大厦C栋5楼

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诺码资讯>
河南假药来北京镀金后售往各地 为提高可信度

  藏匿在河南安阳市13个假药窝点,在嫌疑人刘民的控制下,各个窝点包装、仓储、生产各司其职。生产窝点中,有的甚至拥有先进生产线,产量惊人,假药外形几可乱真。生产出的假药通过自营的物流公司运至北京“镀金”,然后销往各地。

大量假药将一间近200平方米的屋子填满

药品的包装和真药几乎没有区别

窝点内的生产线都很先进

  近日,公安部展开专项打假行动,涉及药品、医疗器械、日化用品等民生领域。本报今起推出公安部打假系列报道,揭秘“淀粉药”的生产过程和销售网络,披露最大走私销售医疗“洋垃圾”团伙被端内幕以及涉案1.5亿元特大假冒妇幼用品案侦破经过。

  藏匿在河南安阳市13个假药窝点,在嫌疑人刘民的控制下,各个窝点包装、仓储、生产各司其职。生产窝点中,有的甚至拥有先进生产线,产量惊人,假药外形几可乱真。生产出的假药通过自营的物流公司运至北京“镀金”,然后销往各地。

  近日,公安部指挥辽宁、河南、北京等8省市公安机关统一开展集群战役收网行动,这个“经营”两年多、以刘民为主犯的特大假药制售犯罪团伙被彻底端掉,共捣毁制售假药犯罪窝点13处,缴获“脑心通”、“硝苯地平片”、“白加黑感冒胶囊”、“吗丁啉”等各类常用药8000余万片(粒),查获制假原料2000多公斤,查扣制假设备43台。

  查抄

  废旧工厂内生产假药

  远离村庄的破败院落,铁将军把守,院内悄无声息。谁会想到这里是一个生产假药的窝点?阴暗、潮湿、垃圾满地的地下室内,粉尘满天飞,工人时不时被呛得咳嗽一声。和环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假药生产线非常先进。这里,又是一个生产假药的窝点。村子角落的废旧工厂内、正常生活的居民家中等多达13个制售假药的窝点,分藏在这些各不相关的场所。

  3月31日,河南安阳警方突然出现在生产窝点时,工人还正在忙着生产假药。当天上午9点,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以安阳为主战场的制售假药集群战役统一收网行动,安阳市公安局共出动460多名警力,兵分7路,赶赴各个生产假药的窝点。2小时后,团伙主犯刘民及其他嫌疑人段华等各类涉案人员共35人全部被抓获,捣毁生产、销售、仓储假药等犯罪窝点13个,查扣各类制假设备42台,缴获假药8000余万片(粒),查获制假原料2000多公斤。

  今年1月,公安部将辽宁一个购买假药的线索转给安阳警方。确认了嫌疑人的真实身份后,警方锁定43岁的刘民是该案的“一号人物”,根据其行踪,最终将这个特大假药制售团伙连根拔起。

  产量

  一天可生产6000盒假药

  4月21日,记者在安阳市公安局文泰分局一间涉案物品集中保管室内看到,复方甘草片、白加黑感冒胶囊等成箱的假药将这间近200平方米的屋子填满,屋内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药盒的包装,以及盒内的药片,都和真药几无区别。

  “这些只是我们暂扣假冒药的其中一部分。”李涛告诉记者,犯罪团伙拥有先进生产线,假药的生产量惊人,每天可以生产20万粒的药片,按照一盒30粒计算的话,一天大约能生产6000盒药。“不少药是订单式生产,有了订单,再开始生产,什么药好卖,就生产什么药。”办案人员说,有些药如果仅从外形上看的话,很难识别,但是一鉴定,这些假药就现出原形了,主要是淀粉类成分,有的根本不含药材,有的仅含有微量药材。

  这些起不到疗效的假药,不是在远离村庄的废弃厂房内,就是在偏远的破旧院落内生产的。窝点内的生产线很先进,不同于以往假药团伙采用的手工作坊形式。

  身价

  假药进京镀金后销往全国

  据警方介绍,刘民通过各种形式,搜集到假药材料、包装及商标标识等厂家和不法商贩的信息,然后购买齐全生产假药需要的所有材料,交由各个窝点进行生产。

  各窝点负责人都是刘民的亲戚、朋友或同学。每个窝点内工人数量约为六七个,全部是农村无业人员。

  “刘民和所有窝点的负责人都是单线联系,窝点之间不能互通有无。”安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副支队长王钢说。生产出的假药通过物流渠道先运往北京,再销往全国。早年从针织厂下岗的刘民经营了2个物流公司,其中一个为自己运送假药,另一个承包给他人正常营业为自己掩护。运往北京的路上,这些假药的身份是工业配件。

  以工业配件的身份运抵北京后,河南假药摇身一变成为“北京药”。“这是为了提高可信度。”刘民说。

  利润

  账本显示一年赚4000万

  警方调查发现,犯罪团伙假冒的主要是针对慢性病的知名品牌的常用药。“慢性病人群多,市场大,而且就算治不好,也吃不死人,不会觉得药有问题。”嫌疑人段华说。披着“北京药”的外衣,假药销售得非常好。

  据介绍,刘民在假药行业浸淫的时间不短,本身积累有特定的销售渠道,再加上通过网络等途径吸引了大量订单,所以都是订单式生产。对于他自己无法生产的假药,但又有订单的话,刘民通过和其他假药团伙“串货”的方式,拿货后再销售给买家。

  刘民团伙生产的假药主要销往黑龙江、山东、辽宁、河北等省市的“二手代理”。销售过程中,刘民等赚取暴利。警方从查获的账本中发现,一盒假冒感冒药,生产成本是六七毛钱,刘民销售给“二级代理”时的价格跃升为三四元,而“二级代理”再销售的价格就和正品药价相差无几了,他们在此过程中分别牟取暴利,利润在200%以上。

  账本记录显示,2010年生产假药获利达4000万。警方收网行动中追缴的假药,如果成功销售,利润也至少以千万计。

  警方提醒,购买药品要选择正规药房,不要在乡村没有资质的不正规药店内买药,以免买到假药,贻误病情治疗。